拒称臣后晋抗辽兵

时间:2017-03-31  栏目:名人故事  点击:807 次

拒称臣后晋抗辽兵

李从珂的失败,石敬瑭的成功,看上去都非常容易,好像儿戏一般。后唐的将士们也都像是在赌博一样,见李从珂势头好,就抛弃李从厚归顺李从珂,看石敬瑭势头好,又抛弃李从珂归顺石敬瑭。但是,他们都属于李克用、李存勖的山西军阀集团,改朝换代就像是在内部调整主帅一样简单。

石敬瑭于936年年底入主洛阳,到938年,他又把都城迁到了开封,后晋王朝就这样开始了。

屈辱皇帝

在主观意愿上,石敬瑭是很想做一位好皇帝的。

登基之初,他就发布命令,在最大限度上赦免后唐的官吏将士,就连犯罪囚徒也大量赦免。另外,在宰辅桑维翰的辅佐下,他发布了一系列有利于百姓生活和经济发展的新政策,可以说是极尽收买人心、维持稳定之能事。用史书上的话说,是“推诚弃怨,以抚藩镇;训卒缮兵,以修武备;务农桑,以实仓库;通商贾,以事货财;卑辞厚礼,以事契丹”。

写到这里,我倒很怀念那位“老流氓”朱温。李克用刚刚帮了朱温的大忙,朱温转过脸就放火烧李克用,虽然背信弃义,但毕竟是奸雄可嘉。如果石敬瑭也有这么一点“流氓”风度,在利用完耶律德光之后,立即组织反攻,弃小节而从大义,那么他也许会在中原地区获得更多的人心。

偏偏石敬瑭是个实在人,信守诺言,把幽云十六州割让给了契丹,使北方无险可守;每年送给契丹三十万匹布帛,富了敌国,穷了中原;又认认真真地向契丹称儿称臣,让中原的将士官吏和平民百姓跟着他做小辈、受屈辱。

这样,尽管石敬瑭励精图治想做个好皇帝,但大家都不买他的账。937年,天雄军节度使范廷光在魏州举兵造反,石敬瑭派张从宾率军讨伐,没想到张从宾也反了,石敬瑭的两个儿子石重信、石重都在这次兵变中被杀。942年,成德军节度使安重荣不满石敬瑭屈服契丹,起兵造反,但被石敬瑭派兵击败。

契丹的压迫和藩镇的叛乱,搞得石敬瑭焦头烂额,十分郁闷。他曾经考虑过和契丹绝交的事,但桑维翰是个坚定的“汉奸”,他写了一份长篇奏章,详细地谈论了和契丹绝交的“七不可”,终于让石敬瑭打消了念头。到晚年时,石敬瑭的性格和行为风格发生了不少变化,他不信任士人,而信任宦官,不再像中年时代一样俭朴廉洁,而是穷奢极侈。于是,吏治腐败,朝纲紊乱,民怨四起。942年,因为吐谷浑部归附太原的刘知远,契丹来问罪,石敬瑭惹不起契丹,也惹不起刘知远,竟然郁闷而死。

在弥留之际,他也许会这样想:“如果不做这个儿皇帝,该多好啊!”

“横磨大剑”

石敬瑭去世的时候,儿子石重睿还小。他让孩子向大臣冯道下拜,又让宦官把孩子抱起,放进冯道的怀里,托孤的意思是十分明显的。但是,大臣们都认为,国家多难,不宜立幼主,而应该立长君。这样,石敬瑭的侄子兼养子石重贵就即位了。

石重贵早年也是个勇将,跟着石敬瑭打仗,立过一些功劳,石敬瑭拿他当养子看待。石敬瑭被耶律德光册立为帝后,要南下夺取洛阳,消灭后唐,太原得留一位皇子镇守。石敬瑭把几个儿子叫出来,让耶律德光挑选,石重贵眼睛大,看上去十分英武,所以就被选中了。他没有多少政治才能,做官多年,政绩平平,只是以石敬瑭养子的身份,做到了齐王兼侍中。他即位做了皇帝之后,荒淫胡闹,为所欲为,天下也不太平,到处闹灾荒,后晋的江山渐渐就走到了末路。

当时后晋朝廷上有一种反契丹的情绪,掌军权的景延广尤其如此。新皇帝即位,按礼节要向耶律德光汇报。大家决定,向契丹称孙不称臣。称臣意味着后晋王朝是契丹的藩属国,称孙则只说明皇帝之间的辈分关系。后晋拒绝向契丹称臣,这当然是件大事了。景延广还骄傲地对契丹使者乔荣说:“我们先帝是北朝册立的,应该称臣。现在的皇帝,是我们自己册立的,以后向北朝称孙子就行了,不应该称臣。而且,我们晋朝有横磨大剑十万口,契丹爷爷想打仗,只管派兵来就是了。以后,不要说管不了这个小孙子。”乔荣知道这会引起战争,害怕自己承担责任,就要求景延广把这段话记录下来,景延广毫不在乎地让人抄了一份送给乔荣。

当然,这种悍然冒犯的举动果然就把耶律德光的契丹大军给招来了。

将士用命

944年,契丹大举入侵,后晋各地的将士们早就对契丹人充满怨气,自然毫不客气。

契丹先锋赵延寿进攻贝州,守将吴峦以前曾经在云州抗击过契丹,他在这次艰苦的守城战中,杀死大量敌军,城破后投井自尽。耶律德光率大军南下魏州,石重贵下诏亲征,双方在马家口发生大战,晋军重创契丹军,在河水中淹死契丹军数千人,俘虏并杀死数千人,河西的契丹军恸哭而去。随后,耶律德光又进军澶州,晋将高行周与契丹军大战,重创敌人。耶律德光发现晋军东边兵少,就集中兵力攻东边,虽击溃了晋军,但契丹军也不敢再深入,掠夺一番后就撤兵而归。这一仗,契丹的战争目的没有达到,算是入侵失败了。

945年初,契丹又一次大举入侵。

这次战争,后晋方面指挥得比较混乱,失去很多战机,但将士们作战勇敢,还是取得了胜利。5月,晋军在白团卫村扎营,被契丹军重重包围。当晚,东北风大起,耶律德光命令士兵下马,拔掉晋军的鹿砦,全歼包围圈中的晋军。而晋军乏粮缺水,境况极为艰苦,主将杜重威惧敌,久久不下反攻命令。李守贞等将领自作主张,反留杜重威守营,然后率大军冒着大风杀出。契丹军在混乱中来不及上马,被晋军杀得大败,战马丢得到处都是。晋军追了二十里,契丹军才能稍稍结阵,杜重威下令继续攻击,又将契丹军杀败。

耶律德光本来是乘车而行,在紧急时刻,他只好换了一匹骆驼逃命。杜重威取得战果后不肯再追击,这样,耶律德光就带着残兵撤回去了。第二次战争,后晋军算是取得了一次大胜。

亡国之君

当初,石敬瑭软禁后唐皇帝李从厚,可以说不是一位好姐夫。现在,一报还一报,他儿子石重贵又碰上一位坏姑父,这人就是杜重威。杜重威是石敬瑭的妹夫,石重贵做皇帝后,他避讳,改名叫杜威。他是一位能打仗的将军,立过很多战功,但人品实在不怎么样。他做镇州节度使时,热衷于搜括民财,老百姓怨声载道。到后晋的末年,偏偏就是这样的人做了晋军的主将,掌管着晋军的主力。

946年,头脑发热的石重贵命令杜重威、李守贞率大军北伐,想夺回幽州地区。耶律德光也趁势南下,契丹和后晋的第三次战争就此开始了。这一次,腐败的后晋小朝廷就没有前两次的好运气了。石重贵是个荒淫无道的皇帝,即位之后封自己的婶娘为皇后,闹了很多笑话。天下灾荒遍地,他也不知道赈济抚恤,只知道变本加厉地搜刮百姓,这都是明显的亡国之兆。杜重威这样的重臣,自然不肯忠心地扶保他了。

耶律德光大军南下,杜重威这次不肯好好抵抗,只知道寻欢作乐。当契丹大军把他的十万重兵包围在栾城时,杜重威干脆和契丹议和,要求契丹立他为中原的皇帝。耶律德光假意答应了他,杜重威就率军投降了。后晋军中的血性男儿还是有不少的,投降之时将士们哭成一片。

由于主力部队降敌,后晋彻底失去了抵抗力。946年的腊月十七日(按公历算是947年1月11日),耶律德光进入开封,后晋灭亡。石重贵自杀不成,只好投降,被耶律德光封为负义侯。石氏全家被流放到遥远的黄龙府,后来又辗转迁到位于现在辽宁省朝阳市西南方向的建州,弄了五十顷土地,屈辱地做了一辈子小地主。

石敬瑭卖了一回国,他的后人竟落了这么个下场。不仅如此,许多年后,宋朝的徽钦二帝北迁,也算是石敬瑭卖国的一个间接后果。

后晋王朝就这样先被契丹人扶持建立,又被契丹人打击灭亡,在历史上没有落下什么好名声。
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