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治社会风气_李培福的故事

时间:2019-08-17  栏目:名人故事  点击:1 次

整治社会风气_李培福的故事

国民党政府垮台后,留给我们的不仅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,而且把一切腐败社会所共有的丑恶现象同时留给了我们,如卖淫、嫖娼、赌博、吸毒、黑社会势力、行贿受贿、贪赃枉法、偷盗抢劫等。这一系列毒化社会环境、危害人们身心健康的社会痼疾,并没有因旧政权的垮台而消失,而以其特有的顽固方式继续存在、蔓延。

为了从根本上消灭旧社会留下来的这些污泥浊水,逐步净化社会环境,在加强政权建设和经济建设的同时,把大力整治社会风气作为政府的一项重要任务列入议事日程。1949年,甘肃行政公署成立后,民政处即开始领导全省的禁毒工作。李培福作为民政处处长,全身心地投入到这项工作中。

国民党统治者虽不倡导种毒、吸毒,但放任自流。官吏将烟土作为交易、馈赠物品,吸食享受。百姓以种植大烟为业,谋取暴利,且养成自种自吸的习惯。甘肃吸毒、制毒、贩毒者达数万人,是毒品危害严重的地区之一。

1949年10月27日,甘肃行署发布了《严禁种植和贩卖大烟的通令》,要求各级政府成立由民政部门牵头,公安、司法、人民团体和有关单位派员参加的禁毒委员会,制定了查禁办法。对烟毒较盛地区,由人民代表会议或人民代表大会专题讨论,定出限期戒烟办法。对甘南等少数民族地区的种植、运销者,采取慎重措施,有步骤地进行。凡贩运制造及售卖烟土毒品者,一经发现,除没收其烟土毒品外,从严治罪,散于民间之烟土毒品限期交出,政府为照顾其生活,可分别给予补偿。按期不交者,除查出没收外,按其情节轻重分别治罪,吸食鸦片的人限期登记,限期戒除。1950年春,据定西、临夏、武都、酒泉4个分区11个县不完全统计,农民私种烟苗6.6万亩。(www.guayunfan.com)

1950年3月20日,省政府一届二次全委会议讨论通过了《关于禁烟禁毒布告》,规定限于春耕前一律铲除鸦片烟苗,所有贩制烟毒谋利者,应立即转入正当职业,敢以武装贩运者从严治罪。随后省上抽调人员组成工作组,分片进行督查。李培福率工作组到武都、武威等地督促检查,促进工作的落实。经过各级政府的宣传和努力,禁毒工作初步取得了成效。据7个分区不完全统计,当年种植大烟16.5万余亩,已铲除14.5万余亩。至5月上旬,种烟最多的临夏分区和皋兰县已大部分铲除。武威、天水、酒泉、武都专区除偏远地区外,大部分烟苗已被铲除。10月,仅兰州、武都、武威三地市就销毁鸦片7335两、烟棒4077个。上半年,省民政厅确定在烟毒流行较重的兰州、天水、武都、临夏等地区设立戒毒所,对烟民实施集中强制戒除。

1951年1月17日,省政府再次颁发《关于严禁鸦片烟毒的布告》,要求加大宣传力度,广泛发动群众,彻底根绝烟毒。布告颁布后,各级政府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宣传攻势,加大了打击力度。至12月24日,兰州市就先后召开了2754次宣传动员会,听众达26.7万人次,占全市人口的82%,收到群众检举材料18598份,清理出制贩毒分子4080人,缴获毒品8035两。区、乡两级政府普遍建立了戒烟所,采取强制戒毒措施。各地还管制捕判了一批屡教不改的制贩毒分子,对个别大毒枭处以极刑。至1953年,除甘南藏区外,全省私种、制贩、吸毒现象基本禁绝。

在禁毒的同时,省政府一届二次扩大会议还通过了封闭妓院、禁止赌博等议案,通过一个阶段的宣传动员、限制、打击、直至取缔,使嫖娼、卖淫、赌博等丑恶现象销声匿迹。

同时,结合1951年全国开展的“三反”“五反”运动,对贪污、行贿、受贿、官僚主义等腐败行为进行了坚决打击和整治。结合镇压反革命运动的深入进行,省政府还发出了《关于取缔甘肃“一贯道”的指示》,对被国民党特务用来充当叛乱工具的各种反动、迷信帮会组织逐步予以取缔。这些工作的开展,不仅大大净化了社会环境,而且纯洁了干部队伍,使广大干部和群众受到了深刻的教育。
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