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出省作战_关于左宗棠事迹

时间:2019-04-21  栏目:名人故事  点击:65 次

第一次出省作战_关于左宗棠事迹

话说左宗棠在接到皇上要其协助曾国藩襄办军务的旨令之后,不禁感慨“恩遇优渥,实非梦想所期”。因为在前不久,他还是清廷的“要犯”,正要担心脑袋搬家,不料转眼间就被告知委以重任,要其自办团练协助曾国藩平定太平军。在湘幕为宾6年的沉潜,终于有了让他真正大展身手的机会。

左宗棠回到湖南,“招所知湘楚旧将弁,以勇敢朴实为宗”,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就招得湘勇近5000人,其中1400人是王鑫“老湘营”的旧部,而剩余的3000多人则由崔大光、戴国泰、黄少春、黄有功、李世颜、罗近秋、张志超、张声恒、朱明亮等9名旧将四处招募所得。王鑫的旧部由其弟王开琳统领,而新募得的3000多湘勇则分为4营、4总哨和8队亲兵,分别由9名旧将分管。新军既成,左宗棠名之曰“楚军”,自为主帅,而令王鑫堂弟王开化总领全军营务处,刘典、杨昌浚全力辅助。

楚军实为湘军的一部分,但左宗棠为与之有所区别,并表明自己独立领导、自成一军的特色,而名之曰楚军。湖南本古楚之地,与湘无碍,但名之曰楚,则更贴近古人之意。楚人的渊源传统,就是以屈原为代表的忠君爱国精神,因此是为楚军,也就昭明左宗棠建立这支军队的意图在于保家卫国,维护清廷君统。左宗棠对于军队很注重思想政治教育,以为“忠义”当头,团结一心才能所向无敌。我们从这取名即可看他的军事思想之一端。

左宗棠募得新兵并做好安排部署后,即率部来到长沙城外的金盆岭进行基本而快速有效的军事训练。此时,太平军在蜀川、赣、皖等地的活动正盛。待左宗棠短短练兵仅两个月的时候,因为石达开大军开进四川,四川告急,清廷一改初衷,要左宗棠入蜀督办军务。曾国藩得知马上奏请仍留左宗棠助其襄办军务,以免分散兵力而使太平军在江皖等地得利。胡林翼也写信给左宗棠,告诉他“公人蜀则恐气类孤而功不成”。左宗棠自己则表明“我志在平吴,不在入蜀矣”。是时,太平军很快就攻占了广德、宁国等地,清廷于是从其意,改委骆秉章入蜀督军。左宗棠楚军由是和曾国藩、胡林翼所率湘军强强联手,形成威震朝野的湘军集团,在平定太平军的过程中一直处于中流砥柱的地位。(www.guayunfan.com)在太平军定都南京之后,清廷原本建有由清朝贵族统领的江南、江北两大营作为攻克太平军的主要力量,名为绿营兵。奈何这两营兵力十分不济,先于1856年两军覆灭,后重组又分别于1858年和1860年被围歼。自此,清廷再无能力重组绿营兵,只好重用汉人自建的湘军。从曾国藩组建湘军,坐实两江总督之位,又命左宗棠自建楚军襄办军务开始,湘军集团很快就在这次与太平军的较量中脱颖而出,扶摇直上。左宗棠也借此风势,依靠自己杰出的军事、经济、政治等才能实现他人所不能企及的快速升迁之道,以短短四五年时间从一个乡绅转而为闽浙总督,跻身清廷要员之列。

既得仍旧襄办江皖军务的命令,左宗棠便于是年八月从长沙取道醴陵,直往江西。本来曾国藩是要他先往安徽助力的,但是左宗棠以为“先将江西兵事饷事逐为经画,亦当务之急也”,因此赶往祁门与曾国藩会合。曾国藩之所以在祁门,是想扼住此时正欲在皖南和赣北展开攻势的太平军,以免他们借此由浙、赣援助安庆。此时,湘军正全力欲图安庆。左宗棠在急进军途中听闻太平军已经占领徽州,于是便改道经由南昌过乐平,进驻江西景德镇,以此为阵地出击歼敌。左宗棠精熟兵法,认准景德镇为“江省前门,涤公祁门后户,傥有疏失,不堪设想”,因此死守不让。左宗棠果然占有先机,在他刚进驻景德镇不久,太平军就赶到赣南,窥伺攻取景德镇,欲断曾国藩兵粮后路。左宗棠料准其诡计,一边派王开琳率旧部正面攻打这支太平军部队,一边派王开化、杨昌濬率队在他们逃往景德镇南边小城德兴的路上进行拦截。这样,前有拦截,后有追兵,这支太平军在楚军的前后夹攻下终于溃不成兵,四下逃散。一鼓作气势如虎,得胜楚军借势顺带攻下德兴,直取婺源,稳固了湘军在江西的脚跟,赢得楚军出省作战的第一次实战。

太平军在江西吃了这一败仗之后,知道又遇上左宗棠这位老对手,于是又班师回击景德镇。只要景德镇一破,曾国藩的后路既断,曾国藩设在南昌的粮台、军需物资等就不能顺利运往祁门。祁门断后,则湘军断不能攻取安庆,太平天国首都南京的屏障就得以保障。因此,景德镇的攻与守,得与失,是牵一发而动全身,直接关系两军甚至两个政权生死存亡利益的。曾国藩、左宗棠和太平军都深知景德镇的重要性,因此一方力取,一方死守。

左宗棠立马回师景德镇,加强军防部署,于太平军在此一带展开了激战。此时,双方的大本营都在对方的包围之中,旨在争得景德镇的胜败。曾国藩和曾国荃、胡林翼的军队三面围攻安庆,而太平军也派杨辅清、黄文金、李世贤诸将率太平军攻占建德、彭泽、休宁三地,分别切断了祁门大营的北面、西面和东面,只剩下景德镇这南面门户。黄文金知道左宗棠不易对付,特率5万兵力来战左宗棠的5000人马。左宗棠知道不可硬拼,只能智取,于是耍了个计谋,命令黄少春从太平军的后面突袭,成功逼退太平军。

太平军吃了这个亏之后,再次部署军队猛烈进攻。曾国藩为此命令勇将鲍超率部支援左宗棠。左宗棠有了支援,便又一次实施前后夹击的计谋,只不过这次后路来袭的部队既不是左宗棠的楚军,也不是鲍超部队,而是另外派任的。楚军守住大本营,鲍超部队正面击敌,另一支军队后路突袭,黄文金又一次中了左宗棠的埋伏,悻悻而退。楚军和鲍超部队于是顺利收复被太平军侵占的彭泽、建德,打通了祁门西面门户,保障了祁门后路的通畅。左宗棠两番用计出兵,即便诸葛亮再世,料也不过如此。曾国藩为此欣然上书,为左宗棠和鲍超奏功,左宗棠因此由四品京唐候补升为三品京唐候补。

黄文金经过这一番景德镇激战败退之后不久,太平军李世贤又率大部队来攻。从休宁到婺源、鄱阳等地,太平军很快就分兵攻取浮梁和景德镇。左宗棠派王开琳、罗近秋率部从景德镇出兵击敌,不料中计败退,损失惨重。曾国藩闻此急调在建德屯守的皖南镇总兵陈大富率部支援,陈大富不敌,投水自尽,景德镇遂失。此时,左宗棠正攻打鄱阳,怕楚军被歼,于是退守乐平。而曾国藩率部也在攻取徽州一役中败北,退回祁门。景德镇一失,另外三面门户又已被封死,祁门无疑成为绝地,曾国藩陷入绝望之中,再次手书遗书正等着太平军攻进来。就在以为决然无望之际,却传来左宗棠乐平大捷的消息。

原来,左宗棠迫于无奈退守乐平,但他并未因此和曾国藩一样消极绝望,而是积极整顿军队,鼓励士气,在乐平的桃岭、塔前成功击退太平军,引得正在攻打祁门的李世贤率军前来救援。李世贤一走,曾国藩就有了喘息的机会。李世贤派三路大军猛攻,左宗棠坚壁死守不出,命令将士养足精神俟时而动。果然,等到日落西山太平军士气衰落放松警惕之时,左宗棠大鼓一震,将士犹如猛虎出山,把太平军直逼出20里外。古书《曹刿论战》有云,“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彼竭我盈,故克之”,左宗棠此番用兵,正谙此道。

良法百用不赖,当敌我悬殊之时,士气便是最强大的武器。李世贤见太平军竟然败北20里,大怒之下,调集10万大军全力歼击乐平楚军。要是换作他人,以5000兵力抵御20倍之劲敌,恐怕早就吓得腿软了。但是左宗棠不怕,他的楚军更不畏惧。前面已说,左宗棠练兵,重在强化忠义与胆气,以及毫无畏惧之心。左宗棠挑兵选将,以勇武为要,个个视死如归,忠于将帅,因此面对十数倍的强敌,楚军也岿然不动。况且,有左宗棠这位“赛诸葛”,将士们更是临危不惧,信心百倍。左宗棠深知自己身系5000弟兄性命,轻易不敢硬拼,于是在围墙前临时挖出一条战壕,引城外河水入壕,以绝太平军。太平军在壕外叫嚣,重重包围,多面进攻,而壕内楚军拼死相抵到翌日。就在壕内楚军快相持不住的时候,左宗棠利用太平军攻城两天一夜不下的涣散与颓丧,激起楚军守城自卫的英勇,猛然击鼓,命令全军分三路同时急速反攻。一时间,楚军将士如泄闸的洪水般汹涌冲撞过来,太平军在毫无准备之下斗志顿失,纷纷弃械逃亡,李世贤也在乱兵溃勇中只身逃离。左宗棠趁势疾攻景德镇,景德镇失而复得,曾国藩祁门后路之围再次得以开解。

太平军经此一役,兵撤浙西,李世贤被迫向东撤退,由赣北进入浙西,直取龙游、金华、义务、严州等地,几乎侵占了整个浙西地带。而曾国藩虽然在徽州败仗退回休宁,但是左宗棠这漂亮的反击让他喜出望外,“凡祁门之后路,一律肃清,余方欣欣有喜色,以为可安枕而卧”。不仅于此,左宗棠还在不久后再次收复婺源,曾国藩亦于一个多月后取得安庆,使得太平军首都南京失去了天然的屏障。为此,太平军大部退出江西地区,而回旋于浙江一带。

楚军东征不到一年的时间,屡屡获胜,最终克定江西一省军务,曾国藩特为此上奏,表明“以数千新集之众,破十倍凶悍之贼,因地利以审敌情,蓄机势以作士气,实属深明将略,度越时贤”的功绩。清廷大为激赏,升任左宗棠为大常寺卿,官至正三品,命其援助浙江军务。至此,左宗棠达成“尽平生之心,轰烈做一场”的心愿,不仅让自己的楚军和所属湘军在江西立稳了脚跟,更开启了他一路建立丰功伟业的非凡仕途。

相关文章: